第三書包網 > 玄幻小說 > 一統僵山 > 第70章 系統你終于醒了
    “這都守一年了,就算是只白僵都沒見過,更別說行僵了。門主為什么一直叫我們在這里把守呀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別亂說話,最近門主的情緒捉摸不定,據說已經有好幾個弟子都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一聽,頓時捂嘴露出了恐懼的表情,咽了口口水,又才說道:“留在煉尸門終有一天我們也會布那些弟子的后塵,不如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小聲點,我們可是吃了門主的易筋丸,若是得不到解藥,私自離開,只會是生不如死。唉!好死不如賴活著,能活一天是一天,今天的想法還是忘了吧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斷劍山,石壁中,石棺內。

    秦林緩緩睜開眼睛,此時他也不知道具體時間,但是已經蘇醒過來,自然是不想再待在這漆黑的石棺內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秦林一拳打出,直接掀反石板,隨即跳出石棺。

    經歷一年多的扎實修行,秦林雖未突破至飛僵,但是尸氣卻更加濃郁,尸身的各方面素質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秦林也搞明白了這石棺為什么可以提高他的尸氣運行速度,原來這石棺放在這斷劍山的凹陷處,坐東朝西,正對萬丈深淵,上接月光精華,下可納百里地氣入棺。

    只要陰物在這里修煉,就可以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秦林伸展神軀,松了松自己的筋骨,呼出一道尸氣后,秦林感受著自己的力量,嘴角一揚,如今秦林潛修一年,雖無質的進展,但是現在的秦林若是面對金丹巔峰,亦可一戰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現在過了多久,這系統為啥還不蘇醒?”

    要不是秦林能夠察看自己的信息界面,他自己也都快懷疑,有沒有系統這一說哦?

    “宿主――秦林

    種族――僵尸

    等級――行僵

    功法――《太陰極道》

    神通,法術――吸納術、吞鬼術、斷肢重生

    武器――無

    物件――尸妖尸軀、彼岸花

    …… ”

    秦林看完自己的信息,嘆了口氣,“莫非還要再等?”

    也不是秦林現在想要依靠系統的力量,而是他現在不知道該去干什么。去報仇呢?自己實力不夠,離開這兩界州,到別處去,可是秦林在這人皆修仙的世界,作為僵尸,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給消滅呀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,還是自己太弱了,因此秦林想要再次穿越,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系統什么時候才蘇醒,現在到不如去找點吃是!

    躺進石棺里將近一年了,秦林自然也餓了。就在秦林準備先出去找點血食時,那熟悉的聲音終于響起了。

    “叮,能量充滿,最強僵尸系統蘇醒,宿主別來無恙呀?”

    秦林聽到這個聲音,心里是又喜又氣,喜的是自己又可以快掛了,氣的是系統現在才蘇醒過來,他可是差點就被人煉成丹了,又從元嬰高手的手里逃出生天,真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“叮,系統接受到新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宿主擊殺百年虎妖,獲得虎妖妖丹,法術――加入虎嘯,“懾魔”增強音波功效增強。

    宿主擊殺練氣,筑基,金丹高手,尸身體質加強!

    秦林聽著系統的聲音,也知道這時自己在煉尸門戰斗中殺的成果,秦林早就知道若是自己擊殺修士或是新的生靈后,系統會有獎勵。本以為系統在沉睡,沒有獎勵,沒想到系統仍然有,秦林自然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秦林眉頭剛要翹起來時,系統的聲音卻仿佛當頭給他潑了一臉冷水。

    “叮,系統檢查到危險因素!

    “宿主體內的異種尸氣未出,又添了妖氣、以及幾道修士真氣,他們潛伏在宿主的經脈下,一旦再次爆發,宿主很有可能會爆裂而死!

    秦林本以為自己在那煉丹爐里吃了九毒丹后,異種尸氣等問題解決了,沒想到居然越來越嚴重了。不過現在秦林到是不慌,因為有系統在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方法解決?”

    “叮,宿主等級不夠,無法查詢!”

    秦林狠不得給自己一耳光,自己如今等級不夠,只有到飛僵層次,他才可以擁有查詢權?磥磉@個問題他只能自己解決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秦林如今也不知道怎么辦,索性也不想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系統,現在可以進行穿越了嗎?”

    “叮,宿主擁有一次穿越機會,是否進行?”

    秦林聽到這個回答,臉色這才好轉,秦林可是有點迫不及待了,這次穿越的世界,是什么呢?是電影,電視劇,小說,動漫?

    “開啟!”

    “叮,進行穿越,請宿主做好準備!”

    秦林想到上次自己是被一群蜀山弟子圍攻,身陷絕境中穿越的,根本沒有體驗到是什么感覺。

    這次秦林到是有點緊張了。

    就在秦林疑惑系統怎么還沒有動靜時,卻是驚愕的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巨力拉扯起來,好似要把他給扯成兩半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秦林快要忍不住時,從秦林腦海里閃過一道黑芒,秦林便憑空消失在了山洞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傾灑在大地上,寂靜的山林卻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追呀!”

    隨后又是一陣刀劍碰撞的聲音,呯呯嘭嘭之聲在樹林里回蕩。

    原來是一群黑衣人和一群好似一個門派的人正在打斗,雙方你來我往,打的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“岳掌門,我等乃是一些無名小卒,聽聞岳掌門收了福威鏢局的林平之為徒,想必那《辟邪劍法》應在你手上吧?”

    聽到黑衣人的話,一位一臉正氣,身著紫衫衣裳的中年男子笑道:“真是好笑,岳某何來《辟邪劍法》?”

    “看來岳掌門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,我等到要看看待你華山派盡數被我等拿下,你岳掌門可還這么嘴硬?”

    紫衫的中年男子也不答話,手中寶劍絲毫不懈,卻又見他手掌一提,身上紫光一震,氣流迸發,劍尖末端隱隱發出光芒,十余招后又有一名敵人肩頭中劍。

    但是中年男子雖然厲害,可是好手奈不住眾拳。不一會兒,只覺腰間、脅下、喉頭、左乳各處,被人以重手點了穴道,也便失去了戰斗力。

    見擒了住了中年男子,一黑衣人佩服道:“君子劍岳先生武功卓絕,紫霞神功果然名不虛傳,我等合十五人之力對付你一人,耗時許久才將你擒住,佩服!佩服!看來我要是跟你單打獨斗,那肯定是斗不過你的了。不過話得說回來,我們有十五人,你們卻有二十余人,比較起來,還是你華山派人多勢眾。我們今晚以少勝多,打垮了華山派,這一仗也算勝得不易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其余蒙面人都道:“是啊,勝來著實不易!

    為首的黑衣人繼續說道:“岳先生,我們和你無冤無仇,今晚冒昧得罪,只不過想借那《辟邪劍譜》一觀。這劍譜嗎,本來也不是你華山派的,你千方百計的將福威鏢局的林家少年收入門下,自然是在圖謀這部劍譜了。這件事太也不夠光明正大,武林同道聽了,人人十分憤怒。我好言相勸,你還是獻了出來罷!”

    聽到眾黑衣人的話,那中年男子卻是大怒,說道:“岳某今日既然落入你等宵小之手,要殺便殺,悉聽尊便,還說這些廢話作甚?我岳不群為人如何,江湖上眾皆知聞,你殺岳某容易,想要壞我名譽,卻是作夢!”
快乐扑克3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