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書包網 > 玄幻小說 > 夢鏡傳奇 > 正文 第四三0章 郭解之怒
    那田蚡一聽,臉紅了,還想說幾句時,平陽公主已笑了:“舅舅,這俗話說‘得饒人處且饒人’!你如此想將竇家人趕盡殺絕,就是無私也變成有私了!所以,到此為止吧!再說了,這竇羽是有軍功的,咱們太平公主、韓將軍看得起他們,所以,一個個都要封侯的!你說說,咱們能自毀我們的長城嗎?匈奴來了,你去打?成嗎?”

    果然,此語一出,漢武帝哈哈大笑起來:“就是,還是我姐姐爽快!母后,咱們舅舅就是小氣,這樣,我們再罰他一下,咱們今晚也到長安酒肆去喝酒,我們都去,咱們去聽聽天下人怎么議論這件事情!嗯,我們化裝前去,別讓人家知道我們是誰就是了,丞相,舅舅,你也不得出行跡,否則,朕還要罰你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放心!嘿嘿,除了朝廷上的人,沒人會認出我們來的!不過,我們要坐平陽公主的雅間,誰都知道,她經常去酒肆的!”田蚡趕緊說。

    漢武帝思索了一下,同意了:“很好,姐姐,你先去打理,對了,把太平公主府的兩位韓夫人也請來,咱們也要請她們喝酒了,最近她們忙壞了,咱們的國庫充盈了不少!哈哈,打匈奴原來朕只敢想不敢做,這回,既要想又要做!李真,你和去病護駕!”

    他知道,只要裴映雪她們出來,俞蓮舟也就來了,如此,郭解就不在話下了!

    果然,圣旨一下,長安轟動,所有人都震驚了:魏其侯,竇嬰,大將軍,竟被下詔入獄了,而且,要滅三族!

    才不到片刻,整個長安城就人聲鼎沸了,群情激憤,似乎所有人都同情竇嬰了:他是平七國之亂的大功臣,功績不在周亞夫之下!他是皇上的老師之一,又曾是丞相,怎么也罪不至死?

    所以,長安都處在一片悲憤之中了,所有人都在為竇家鳴不平了!

    長安酒肆的氣氛更凝重,一個個江湖豪俠都聚集在這里,都想為竇大將軍出頭的,念頭的,當然是長安大安郭解!

    他一開口就令所有人血脈膨脹:“竇大將軍,竇嬰,魏其侯,我大漢朝的立國柱石啊,有何罪,陛下竟在田蚡的誤導下欲除之而后快,你們說,這還有天理嗎?”

    “沒天理!沒天理!沒天理!”群情頓時又激憤了。

    郭解更憤怒了,笑了:“所以,我們要向皇帝陛下討個公道!聽說一會兒平陽公主會來,我們要向她陳述我們的決心,要她把我們的意思透露給陛下!咱們一定要保住竇大將軍!”

    “支持郭大俠!咱們一定要向陛下討個說法!”所有人又熱血沸騰了。

    郭解滿意了,這才進入了他的雅間,開始喝酒了。

    這時,平陽公主來了,一行人進了她的雅間,才一會兒,郭解就來了。

    一見之下,自然大驚,趕緊拜見漢武帝了:“草民郭解拜見陛下,拜見平陽公主,拜見丞相大人!”他并不知道皇太后也來了,所以,并沒有拜見她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早就聽到你的演說了,你不是想向朕討回公道嗎?丞相大人,你來說說!”漢武帝踢球了。

    丞相田蚡笑了:“郭大俠,這竇大將軍完全是咎由自取,他矯詔,偽造圣旨,按律,當滅九族,陛下只滅三族,已是非常寬大了!”

    “!”郭解一聽,立刻頭大了,這的確是死罪,想了想,他才不服地說:“那道詔來就是景帝陛下的詔書啊,怎么是偽造的?”

    “你見過?難道,你也看見過那道詔書?”漢武帝不動聲色地問,目光已像鷹了,卻看像了李真、俞蓮舟了。

    郭解一呆,嘆了口氣,苦笑道:“沒見過,咱們哪有那個福氣?只是竇大將軍確實在景帝陛下臨終前見過景帝陛下的,所以,那道詔書肯定是有的!”

    “可宮中沒有存檔!所以,郭解,你打算怎么辦,想和朕打擂臺嗎?哈哈,朕可不怕你們江湖人物!”漢武帝笑了,一臉輕蔑狀。

    郭解自然呆住了:如此事實,他也沒想到,看來,這事兒的動靜實在太大了,江湖人物敢對抗朝廷嗎?再看李真、俞蓮舟,只怕他們未必同情竇嬰,即使同情竇嬰,也未必愿意跟自己一起干了!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嘆了口氣:“咱們是大漢的子民,哪敢跟朝廷對著干?不敢,不敢,只是,這竇大將軍一定要滅三族嗎?能不能放過竇家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們想到一起去了!確實地說,竇家的那些小子都在邊城,竇羽又有戰功,而戍邊的兵士們也可以免罪的,所以,朕饒過他們了!”漢武帝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覺得太平公主的這一招實在太妙了:既滿足了皇太后的心理需要,又保護了竇家的小子們,簡直一舉兩得!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就哈哈大笑起來:“還是咱們太平公主高明,哈哈,我都不如咱們太平公主了,好了,此事就到這兒吧!郭解,你有氣,朕還有怨呢,那竇嬰不把詔書拿出來,最多就關他幾天,送去邊關服勞役罷了!可他把詔書拿出來,朕就得按大漢朝的律法辦事了,這就叫自取其禍,哈哈!”他越說越得意了。

    “!”那郭解一聽,又是一陣感嘆:是啊,這竇大將軍這回失策了,這場豪賭,看來,竇家輸定了!

    他還想說話時,那俞蓮舟已勸他了:“郭大俠,這朝廷上的事我兒,那是我們江湖人物能隨便摻和的?再說了,竇大將軍完全咎由自取,咱們誰也無可奈何!沒見我們太平公主、韓將軍早就躲得遠遠的了,嘿嘿,她們能保住竇家的那些小子,已是菩薩心腸了!哈哈,好了,請安坐,咱們喝酒,來,我敬你!”他突然想起來小寒的作風,立刻敬酒了!

    果然,此語一出,郭解再無他意了,笑了:“哈哈,如此,多謝俞師傅了!這種事情原來就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!陛下仁慈,咱們謝謝陛下了,總算替竇大將軍留下根了!難怪他們急急忙忙地叫竇羽去邊塞了,原來竟為此事!”郭解終于開懷了。

    “哦,是嗎?你們是說那是咱們太平、韓兒的主意?哈哈,陛下,我早就說那兩個小子最爽快了!舅舅,不準再多事了,否則,我們太平、韓兒不爽快了,只怕你的好日子也到頭了!”平陽公主趕緊勸田蚡了。

    那田蚡懼然一。菏前,怎么這么巧?所有竇家小子都去邊關了,原來,竟是那兩個小子的安排,看來,想和他們作對根本不可能,到此為止最好,但愿這皇上不要記仇才好!

    所以,他趕緊低頭了,笑了:“是,是,是!平陽公主說得是,哈哈,到此為止!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,這事兒處置得好,我很滿意!來,我也敬大家一杯!”那王太后竟也起身敬酒了。

    漢武帝笑了:“母親安坐,這敬酒的事兒,我和平陽公主來,好了,郭解大俠,咱們干!”說完,他已一飲而盡了。

    郭解這才明白原來她是皇太后,趕緊跪下請安了!

    “免禮,咱們是出來喝酒的,不是看你們下跪請安的!好了,就別說出去了,否則,又是一陣麻煩!你去吧,咱們自家人還要喝一陣呢!”王太后立刻就下令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草民告退!”郭解趕緊退下了,隨后,立刻打了招呼,酒樓才安靜下來了:原來,是大貴人到了,哪敢再放肆?

    看來,江湖人物也并不想她們想象的差!

    平陽公主笑了:“哈哈,沒想到這些江湖人物也是守規矩的,很好!陛下,這回這事兒就這么過去了!可惜咱們太平公主、韓將軍不在這兒,否則,喝起來更爽快!”顯然,她想起來衛青了,一臉柔情蜜意了!

    “是啊,他們怎么回事兒?不是說打勝仗了?為什么不回來呢?”王太后也有點不悅了!

    漢武帝趕緊解釋:“這匈奴人一直圍著咱們的漁陽、上谷,還有右北平,所以,邊境的安寧始終成問題!這回我們有錢了,該大量飼養戰馬了!舅舅,朕也敬你一杯,哈哈,這回讓你大出血,朕過意不去,卻又不得不為,哈哈!”說完,得意地飲酒了。

    他不說還好,一說,田蚡就如同喪了?妣一般,自然又引得李真他們一陣調笑:“哈哈,原來丞相大人如此愛財!陛下,不如,全讓他交給國庫,我們師父師母還想擴大騎兵軍團呢!”說完,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再飲一陣,漢武帝、王太后、田蚡就去了,平陽公主卻多飲了一會兒,再走了。

    見他們走了,郭解才敢進來,笑了:“怎么回事兒?你們怎么來了?我還以為只是平陽公主和門人呢!剛才,我差點掉了腦袋了!哈哈,幸好,皇上圣明,否則,我也**煩了!”

    “切,郭大俠的麻煩還沒完了,自個小心點哈,否則,你這吃飯的家伙掉了,就長不出來了!”俞蓮舟笑了。

    郭解一聽,自然又是一陣擔心,似乎這游戲沒完沒了了,難道,漢武帝已恨上了自己?可,不能啊,他們又沒做出過火的事情,應該不至于吧!

    李真見狀,大樂:“郭大俠,這人怕出名豬怕壯,你呀,收著點就沒事兒!竇大將軍就是不知道收斂,這回好了,自己都賠進去了!哈哈,來,我們繼續喝!兩位師母,你們什么時候回去?真兒還想請你們教幾招呢!”

    “切,我們不會教你的,那是寒哥哥的事情!再說了,我們那是劍舞,你們根本學不得的,哈哈,好了,俞二俠,我們也該撤退了!我有種預感,我們寒哥哥就要回來了,我們得做好準備!唉,他們其實就為了躲竇嬰的事兒!”裴映雪笑了。

    “!”那郭解一聽,又是一陣驚訝:難道,他們竟事先就知道這竇嬰要完蛋?為什么?難道,完蛋的不該是丞相田蚡嗎?

    可,回頭一想:那田蚡何許人?皇太后的親弟弟,當今皇上的舅舅,漢武帝就算再怎么不喜歡他,又能拿他怎么樣呢?

    也許,這就是官場!
快乐扑克3玩法